当前位置:主页 > N生活派 >冷场救星:学生或听众发言卡住怎幺办?

冷场救星:学生或听众发言卡住怎幺办?

2020-06-19782

冷场救星:学生或听众发言卡住怎幺办?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近几年,学测和会考的国文写作都要求学生写论说文,以今年为例,高中学测要求学生说明他是否支持「国中小校园禁止含糖饮料」并交代理由;国中会考考学生对「青银共居」的看法。这些考题让学生自己选立场,评分标準在于文章是否清楚完整,论点逻辑是否通顺,而不是在于立场有没有选对。

不看立场只看理由,不只是这几年大考作文的趋势,也是批判思考和开放式讨论的趋势。学生在辩论社和哲学系大量接受这些训练,但在其它地方能遇到的机会不多。随着大考改革和108课纲的「素养导向」倡议,有些老师们也开始尝试在教学融入更多思考和讨论。

然而,不看立场只看理由的开放式讨论,有自己的特色和困难。如同我在〈「没标準答案」要怎幺带讨论?〉所说,开放式讨论的讲师一方面需要让学生知道哪些发言好,但又不能让他们因此认为那些发言是标準答案;另一方面需要让学生知道哪些发言有改进之处,但又要避免让挫败降低思考和发言的动机,这些教学效果都需要技术和经验。以下,我们探讨开放式讨论会遇到的一种情况:学生不说话。

讲师带学生讨论开放议题,如果节奏顺畅踊跃是最好的,学生不停举手发言,每个发言都有对上前面的东西。不过这种情况可遇不可求,真的遇到了,讲师反而应该思考自己还有什幺理由继续待在现场。

比较常见的情况是讨论会发散、发言会打歪、没人说话、需要讲师补充和引导提问。这些情况都会有学生无言的风险。

例如说,学生提了一个反对意见,但是没有很準确对上他要批评的目标。讲师发现了,可能会多问学生一个问题,引导他提供能对上批评的补充。

然而,学生不见得总是能回答讲师的问题。原因有很多,可能他一开始就没进入情况(或许这也是为什幺他会提供没打到点的意见),可能他被临时询问感到紧张,可能他目前就是想不到。

同样的情况会发生在互动课程的各个时刻,例如讲师为了确认学生有没有听懂课程内容而问学生问题的时候、请学生为自己的意见举例说明的时候、学生在比较自由的讨论时间互相论辩的时候。

这种情况的困难点,除了卡住会影响讨论氛围和接下来的发言意愿,还有一点是说,若持有某种立场的人卡住,可能会让那种立场在现场变得比较弱势。如果学生在讨论中的对手刚好是讲师,基于讲师权威,也可能让现场其他学生无形中认为发言学生的立场在课程设定当中是不合理的。这一点会威胁开放讨论的精神和教学目标。

所以,这种讨论卡住,讲师可以怎幺办?几个我常用的做法:

学生卡住,常见的情况包括:

如果能知道目前有哪些原因正在作用,那是最好的,不过掌握观众心理状态是高深功夫,就算有经验和观察力也不见得能办到。不过讲师还是有一些能做的事。

首先,当讲师需要学生说话,必须「发任务」发得很清楚,让学生知道接下来是他们要说话的时间。有些讲师的言语习惯暧昧,学生搞不清楚讲师是真的在问问题,还是只是在自言自语或者用设问法,这会减损学生跟讲师互动的意愿。发任务有许多眉角,我会写在未来的文章里。

在一些情况下,初步来说,讲师其实只需要判断情况是不是(1),因为不管是(2)还是(3),都会让呆等变得无谓。要知道大家是不是还在思考、需要时间,我会直接问「那个,我有点不确定你们是在放空还是还在想。还在想还需要一点时间的举手」前半句的功能类似广播前的打钟,让那些真的在思考的学生注意到讲者的发言,并让气氛轻鬆一点。

要怎幺确认(2)的存在并排除,比较难说。不同问题有不同情况,通常讲者能做的有:

换方式介绍问题。为问题举例。为可能的答案举例,让大家知道答案的形式长怎样,并获得灵感。

最后,若你的问题并没有简单到大家不屑回答,但学生还是没有学习动机回答,代表这不是问题的问题(什幺?),而是课程设计的问题,需要另文讨论。

面前本来要回答问题的人卡住了,那就问问其他同学啊。讲师可以重述现在的战场情况(以免刚刚有人晃神。有些同学会觉得别人发言是别人的事情,自己不用听),重新说明现在要面对的挑战,提示常见思考方向,邀请全班跟发言卡住的同学一起面对。

邀请其他人加入,我常用的句子是:

「刚刚那个问题,这个同学给了OO方向的解决方案,但也有人提出XX的疑虑。那我们该怎幺办?这个疑虑合理吗?要修改解决方案吗?还是换解决方案?刚刚这个议题有举手表态的人,也可以帮忙想想看,这关係到你能不能进一步具体说明自己的立场」

这个句子刻意用了三次「解决方案」和两次「疑虑」,这是为了用同样的词来让听众知道这些词指涉的是前面提到过的哪些东西。口说不像文字可以前后对照推敲,最好做到让人一次就能知道句子在说什幺。

如果讲师判断上述挑战大概短时间里不会有进展,可以请大家待会再说。这可以避免大家把中断前的最后一个意见当成定论,也让他们知道不需要因为换了话题就停止想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让同学知道他不用马上回答,我常用的句子是:

「现在暂时想不到例子吗?没关係我也常常这样,你待会想到再举手跟我说好吗?其他人也一样吼,有想到就让我知道」

如果讲师觉得接下来的特定讨论进展很重要,或者那是教学设计进程的一部份,可能得自己补充。如果讲师担心讲师权威涉入,让学生认为那是标準答案,可以把意见描述成不是自己的。

我常用的句子是:「那如果有人说____,你们觉得如何?」

最后,我想提醒讲师们,没人说话不见得是坏事。我演讲教课的头几年很怕冷场,问了问题如果没人回答,就自顾自的接下去。然而,发问之后没人反应,也可能是大家都还在想。讲师自顾自的继续讲,反而失去了让听众思考和表达的机会。听众思考是好事情,这能让大家转换被动吸收资讯的心理状态来避免疲乏,也能让听众确认自己有没有听懂,和藉由创造性活动取得成就感。

有时候问了问题听众没反应,看起来场子有点冷,但其实大家都在动脑,除了缺乏自信的讲师之外,其实没人觉得冷场。如果讲师讲到一半自己词穷卡住10秒钟,这真的是冷场,但如果是讲师发出明确的问题让大家挑战,待答所需的思考时间不该看成冷场。

在这方面,讲师能做的是明确发出要大家回答的问题,必要的话给定待答时间,让大家知道现在是哪种状况。在哲学讲座上,我常用的句子是「还没想到吼,没关係哲学需要时间,我再给大家一分钟,试试看」。

*感谢刘维人、黄淑真和蔡如雅给本文初稿的谘询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