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N生活画 >冷场救星:向学生或听众提问的五个要诀

冷场救星:向学生或听众提问的五个要诀

2020-06-19616

冷场救星:向学生或听众提问的五个要诀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提问」在各种互动教学和讨论不可或缺:讲师提出问题,要求学生思考、讨论并回答,藉此让学生複习内容、练习思考和表达,或者确认学习效果。然而,有些讲师越来越不情愿问学生问题,因为他们经历过太多提问之后的冷场。以下,我提供自己常用的五个技巧,这些技巧运用得当,能让提问更顺利,达成讲师想要的教学效果。

首先,讲师要问什幺问题、如何问,这是取决于这个问题在课程里要实现什幺功能。讲师发问常见的功能有:

确认学生状态。有时候讲师需要知道学生有没有跟上进度,或者知道学生对特定议题的看法,如此一来才能决定接下来要怎幺调整讲课内容。邀请学生表态,让学生彼此知道彼此的看法。邀请学生思考,来达到练习或複习的效果。铺梗,让讲师自己能顺着继续讲课。提醒大家讲师还活着。

不同的功能需要不同的问法,例如,「邀请学生表态」通常可以只用选择题搞定,但「邀请学生思考」通常需要开放式问题,或者在提出选择题之后,请学生说明自己为什幺那样选。

不同的问法需要不同技术来让功能正常发挥。例如,「邀请学生表态」的选择题,把选项讲得缅腼一点比较容易得到结果,想想看,下面哪个会得到比较多举手:

又例如,「确认学生状态」的问题,若内容敏感羞耻,可以请大家闭眼睛举手:

「请大家闭上眼睛喔,好,现在还没退柯文哲讚的人可以举手了」

以下我们以开放式问题为例,来谈谈讲师问问题时常用的技术。当中部分技术也可用于选择题。

要学生回答问题,讲师必须「发任务」发得很清楚,让学生知道接下来轮到他们反应了。有些讲师的言语习惯暧昧,学生搞不清楚讲师是真的在问问题,还是只是在自言自语或者使用设问法,这不但会让学生当下无所适从,也会减损学生后续跟讲师互动的意愿。

要明确的发任务,讲师可以用这些句子:

「我想请大家想想看这问题」「有没有人能帮这情况举一个例子?」「我们花一分钟想一下这个问题好不好,你可以跟旁边的人(小组)讨论,有想到什幺就举手」

如果你搞不清楚怎样的句子够明确,一个简单的判準是,如果你要别人做事情,你的句子裏面就要提到他们,看一下上述句子的「大家」、「有没有人」、「我们」、「你」、「旁边的人」。

讲师问问题之后,通常希望学生能把心力放在思考好答案上。因此讲师需要把问题内容描述清楚,让学生知道自己该回答什幺答案。例如:

劣:「朱家安和朱宥勋的兄弟关係如何?」
尚可:「朱家安和朱宥勋谁是哥哥?」
优:「朱家安和朱宥勋谁是哥哥?提示:朱家安」

就像一般讲课的内容一样,讲师应该避免歧义、模稜两可的问题。

此外,如果讲师希望用开放式问题让学生自由思考,有理由使用中性词彙描述问题,避免预设立场。学生多半有倾向去「猜老师想要的答案」,这种倾向可能会让开放式问题比较难达到效果,想想看,下面哪个问法鼓励学生说自己反对同性婚姻?

(X)「难道同志想结婚我们就要让他们结婚吗?」
(O)「这社会该通过同性婚姻吗?」

有一些资讯可以在发任务的时候释出,避免误解,也让学生安心。让学生安心的好处,是他们可以把精神集中在思考问题,而不是猜测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

开放式问题需要给一段待答时间,也就是从问题问完,到学生开始回答之间这段时间。如果班上没有建立私下或小组讨论的习惯,待答时间的沈默会令人有点尴尬。有些讲师会把这种尴尬误判成活动失败的迹象,因此缩短待答时间,而这可能让学生失去他们需要的思考时间。

要避免尴尬,或者协助大家忍受尴尬,讲师可以:

值得注意的是,讲师需要提醒自己,思考需要时间,不是所有学习过程都看得见,待答时段的沉默是正常的。